188比分

        我的父亲
        作者:孙景鹏 时间:2020-06-17 点击量:
        【字体:

        父亲寡言,不善于表达,记忆中的父亲与我交谈甚少。工作后由于回家的次数越来越少,与父亲的交谈也更少了。长久以来,我对父亲的感情有些敬,有些怕,也有满满的爱。

        童年记忆中的父亲是“黑色的”。小时候住在煤矿区,母亲在经营小卖部,父亲在矿场上打工。父亲每天很晚才回来,衣裤沾满黑色的煤渣,白色的牙齿衬得黝黑的脸庞格外明显。记得有时候父亲给我的零花钱上都沾满了煤渣,虽然家庭环境不好,但是勤劳的父亲用他那“黝黑”的身躯为我创造了一个幸福的童年。

        渐渐地日子有些好转,父亲买了一辆摩托车,可能是作为家里的小儿子,父亲对我宠爱有加,每次提前下班后都骑摩托带我去附近的镇子上吃烧烤,以至于有段时间母亲埋怨父亲,说我平时不好好吃饭就等着吃烧烤。

        2000年父亲去陕北打工,半年才回来一次,可能是对烧烤的想念导致我对父亲的思念尤为强烈。还记得有一次睡意朦胧中听到父亲的声音,激动的我从床上跳了下来,飞奔到父亲的怀抱,第二天以为做梦的我被父亲的鼾声吵醒,此刻的鼾声是如此的安心与美好。

        随着我渐渐长大,进入了叛逆期,虽然父亲平时很少教训我,但他骨子里的那份严肃让我始终不敢跟他犟嘴。上初三的一段时间,我的成绩急剧下滑,记得考的最差一次,我已经做好了挨打的准备。然而,事实并非我想象的那样,我打开家门,父亲在客厅沙发上坐着,满屋弥漫着烟味,他并没有询问我的成绩,反而给我讲起他小时的故事。他们那一代人经历过岁月的苦难,由于家庭条件的艰苦,父亲初中没上完就辍学在家务农,那时的夏天格外的燥热,小小的身板得承受烈日的灼烤下繁重的农活,每每到晚上肩膀就开始红肿发痛。

        有一次家里来了远方亲戚,奶奶让父亲去镇上买两个西瓜,因为当时的交通不便利,父亲要赶八九里的山路才能到镇上,贪吃的父亲挑了两个最大的西瓜一路小跑回到家,快到家门口时一个踉跄摔倒在地,顾不得看伤口,他匆忙爬起来看西瓜是否完好,生怕摔坏了。说到此处,父亲眼角有泪丝划过,岁月给了他太多的磨难,让他明白了这个社会最怕的就是“穷病”,而改变命运最好的办法就是知识。

        自从参加工作后,与父亲见面的次数越来越少,每次见面都感觉父亲苍老了许多,两鬓仿佛一夜间染上了风霜,好面子的父亲将两鬓推光试图阻挡岁月的“侵蚀”。我参加工作已将近三年,到了与父亲举杯同饮的年纪却没成长为父亲期望的样子。往后余生,我会拼尽全力,为父亲创造幸福的晚年生活。

        最后,我想借用歌曲《父亲》对我的父亲说:“时光时光慢些吧,不要再让你变老了,我愿用我一切换你岁月长留。谢谢你做的一切,双手撑起我们的家,不要为我担心了,你牵挂的孩子长大啦”。


       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 188比分188比分
        188比分

        Copyright © 2002-2019188比分版权所有